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市场人士:金价具备进一步反弹的动力

亚洲城报导:

由亚洲城黄金协会、上期所主办的 “2019年第一期黄金期货套期保值与风险管理培训班”在广州举行。会上,黄金行业人士及相关市场专家就黄金市场发展及投资相关议题进行探讨。

一季度全球黄金需求向好 央行购入成主要推动力

世界黄金协会(WGC)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供应方面,一季度全球黄金总供应量为1150吨,基本维持不变。与2018年一季度比,矿山黄金产量和回收金水平均有小幅上升,分别升至852.4 吨和287.6 吨。但是,矿山黄金产量和回收金的温和增长被净套期保值的下降所抵消。

从国内来看,亚洲城黄金协会副秘书长郎秋美表示,第一季度我国黄金产量(含有色副产金)为92.78吨,同比下降5.54%。“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仍然是受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退、资源保护政策,以及国内部分黄金企业技术升级改造等因素影响。但总体来看,我国黄金产量连续12年保持世界第一,大型黄金企业产量比重继续提升。”她在会上说道。

需求方面,今年一季度的数据变化值得注目。WGC报告称,各球央行持续购金以及黄金ETF流入量的增长提振了一季度黄金市场的需求。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黄金需求增长至1,053.3吨,同比增长7%。

其中,最大的增量来自各国央行持续且快速的购金行为。一季度,全球央行黄金储备增长145.5吨,较去年同期增长68%,创2013年以来第一季度全球央行黄金储备的最大增长。在亚洲城方面,央行自去年12月开始再次买入黄金,在今年一季度的净购金量达33吨。分析认为,储备多元化以及对安全、流动性资产的渴望,成为本次央行购金的主要推动力。

同时,黄金ETF需求也出现增长,相关产品一季度同期增长49%,达40.3吨。其中北美洲增加26吨,欧洲增加20吨,但在亚洲地区以亚洲城为首的黄金ETF少量流出4.9吨,略微抵消整体增幅。

在消费市场,一季度全球金饰需求同比增长1%,达到530.3吨。金饰需求增长主要受印度地区消费提振,由于以卢比计价的黄金价格走低,又恰逢印度传统的黄金购买季,印度金饰需求升至125.4吨(同比增长5%),成为2015年以来一季度的最高需求。

但在亚洲城市场,今年一季度以来,金饰需求有所回落。WGC提到,亚洲城消费者在购买金饰方面相对保守,尽管传统的春节假期提振了需求,但金饰消费市场面临一些不利因素,如第一季度的黄金价格波动相对较大,以及消费者对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局面仍持谨慎态度,尤其在目前国际贸易摩擦的背景之下。

同时,金币及金条投资也有所下跌。一季度全球需求总量为257.8吨,同比下降1.4%。尽管官方金币购买量增长了12%,达到56.1吨。但是亚洲城需求减少及日本净投资的缩减,导致全球金条需求同比下降5%。

在国内方面,郎秋美表示,整体而言,亚洲城黄金消费继续保持增长,连续6年位居世界第一。据亚洲城黄金协会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黄金消费量为286.93吨,同比增长0.69%。其中,黄金首饰188.05吨,同比增长4.18%;金条70.04吨,同比下降4.42%;金币1.00吨,同比下降62.96%;工业及其他27.84吨,同比下降2.28%。

同时,国内黄金市场保持平稳发展态势,不同市场成交情况略有分化。她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上海黄金交易所全部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共1.46万吨,同比增长9.95%;成交额4.15万亿元,同比增长14.55%。上期所黄金期货合约累计成交量共1.27万吨,同比增长63.62%,成交额3.63万亿元,同比增长70.10%。

贸易摩擦加剧经济下行 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走向宽松

受中美贸易局势波澜再起影响,上周市场恐慌情绪显著回温,投资者再次关注到具有避险属性的投资品种,沉寂已久的CMX期金指数时隔一月再度触及阶段高位。就此,大华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林念在会中对宏观市场及近期金价走势进行了全面分析。

在外汇方面,林念表示,短期内美元及美元标的资产仍是全球范围内受欢迎的投资品。但是,美元在加息前景黯淡下的压力正在逐步加大。随着美联储在上一季度报告中发出结束爬山周期的信号,美元的走势越来越不稳定,美元的强势开始出现裂痕。同时,最新偏鸽的议息决议巩固了美元的下跌趋势。然而,最近美元的波段强势反弹证明,美元不会出现直线下跌。

在欧元区,近期欧洲央行的表现比市场预期出色。他认为,在美联储可能已经达到当前利率周期的峰值,而欧洲央行仍有望明年加息的情况下,随着两大央行政策的转变,美联储已经有效地将货币政策指挥棒交给了欧洲央行。更重要的是,去年欧洲央行结束了2.5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消除了对欧元的主要负面驱动力。总体而言,其对欧元/美元持乐观态度,并预计到2020年第一季度末,欧元/美元将向1.20的方向走升。

看向亚洲市场,随着进一步的出口收缩、增长放缓和通胀轨道开始放缓,各国央行从去年开始削减一些不合时宜的加息。他表示,亚洲货币从温和的美联储政策中获益并走高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期内,韩元,菲律宾比索、印尼盾和印度卢比仍处于风险之中,马来西亚林吉特、泰铢可以更多地依赖于它们强劲的经常账户盈余。

在人民币方面,他表示尽管第一季度GDP 强于预期,但亚洲城经济进一步复苏的预期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预计今年将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民币不太可能维持2019年强劲开局。

“近两月人民币的逆势走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自今年1月重启中美贸易谈判以来,谈判出现了积极势头。可以说,市场对贸易协议的预期,大部分已经纳入人民币估值中。”他说道。

在利率市场方面,鉴于目前无法看到美联储加息的趋势,美联储基金利率将在这个周期内达到2.5%的最高水平;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一直徘徊在当前2.65%的水平上;看向亚洲城央行,根据提高银行对小微及私人公司贷款的政策目标,其预期今年还会有一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但是考虑到目前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措施,预计未来3—6个月降息的可能性很低。

多方因素驱动金价反弹 境内外价差或维持高位

在黄金市场方面,林念认为,随着美联储当前爬山周期的结束,黄金将进一步反弹。同时,当下正值美中贸易摩擦的敏感时期,亚洲城黄金储备再次出现攀升。在2017—2018年,亚洲城黄金储备稳定在5924万盎司之后。从2019年一季度到4月底,亚洲城将黄金储备从之前水平提升到6100万盎司。他表示,净多头头寸的回归及亚洲城可能重新将储备分配到黄金中,都是金价进一步反弹的积极驱动因素。总体来说,黄金中性看涨。

在境内外价差表现上,他认为,在紧平衡的情况下,今年的内外价差可能会维持高位。“自1月份以来,黄金境内外价差呈现向上的态势,在与用金企业沟通后发现,主要由于国内对于现货金的需求上升,导致了境内外价差的持续走高。”他说道。

从黄金期货合约与现货价差表现上看,黄金期货活跃合约与现货价格差的年化收益率,自2019年初从3%下滑至目前0.5%—1.0%的区间。他表示,主要是因为今年资金利率偏向下行,同时现货黄金较为紧缺。另外,3月份还叠加增值税降税效应带来的现货需求增加等因素,导致期货升水在2019年至今呈现下滑。同时,这一价格走势也传导至同期银行间黄金远期曲线,使其表现出了相似的走势。



<友情连结>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TOM旅游】 TOM旅游-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下载官方网站 TOM旅游|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版欢迎您 亚洲城娱乐 - TOM旅游VIP专线 亚洲城-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TOM旅游】